長椅上鋪蓋著一床薄被子,裡面窩有一個人,一動也不動。昨日下午15時許,一位老者經過環城公園,再次發現一名小伙露宿長椅的場景,“幾天都是一個姿勢,是不是出事了?”老者報警,隨後趕來的民警檢查發現,小伙只是睡著了。
  千里迢迢來打工遇挫身無分文
  一張臨時身份證上顯示,小伙叫陳堂橋,1989年出生,貴州貴陽人。經民警查詢,發現小伙身份無誤,沒有違法犯罪記錄,詢問其是否需要民政救助,小伙直言“不需要”。民警只得做好登記離去。
  市場星報記者與小伙攀談,讓人意外的是,小伙對自己的境況很是樂觀,並沒有半點抱怨的意思。小伙說,自己本在貴陽郊區務農,兩個月前,他跟父母說了一聲“想去外面闖闖”,便揣著幾百塊錢頭也不回地出門了。
  還未抵達合肥,小伙就傻眼了,“錢包被偷了,幸虧身上還有最後200塊錢。”補辦了臨時身份證,小伙就在合肥四處遊蕩,打算找份工作穩定下來。
  小伙稱,自己先是在三孝口附近找了一家飯店當服務員,包食宿,“有試用期的,我沒通過,幹了一個多月被辭退了。”小伙說,老闆只按天發了工錢。
  “後來身上一分錢都沒了,又沒地方可以去。”小伙坦言,找工作屢屢碰壁,“除了技術要求就是學歷要求,我初中都沒畢業,能幹點什麼?”
  忍餓挨凍為買回家車票
  “在女人街旁邊的大排檔幹活,晚上9點半上到凌晨2點多,說好了,一個月給500塊錢。”小伙稱,主要就是給大排檔收拾東西,端端盤子,乾一點雜活而已。更關鍵的是,在大排檔可以填飽肚子。
  “老闆也是外地人,住的地方小,容不下我。”最終,小伙只能暫時露宿公園長椅。“白天睡覺、晚上打工”的顛倒生活持續了20多天,“白天有太陽的話不算冷,要是下雨就去銀行、地下通道避避。”
  “今天多少號了?”小伙突然問記者,“11號。”
  “好,還有9天,就能發工資了。”小伙面帶喜色。他是這樣考慮的,拿到工資後,就去買一張回老家的火車票,“還是家裡好。”
  小伙告訴記者,其實自己每天露宿在此,也讓一些老人非常心疼,“有人塞給我200塊錢,讓我換個地方住,我都沒要,我說自己不是要飯,是來打工的。”
  在倔強的小伙看來,條件雖然艱苦,但總比坑蒙拐騙要好,“花自己掙的錢,睡覺也踏實。”(市場星報 張敏/文 黃洋洋/圖)標簽:合肥打工 打工偷錢 公園露宿編輯:楊艷紅  (原標題:打工中途錢被偷 樂觀小伙睡長椅、打零工籌回家路費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rsmptzmngbf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